也不知道从哪一年的哪一天开始彻底反感起春节的到来

除了清晨震耳欲聋的鞭炮声

能把我的起床气攒到制高点外

还有亲朋好友的互相窜门

挨家挨户的吃点腊味喝口糖水就成了新年里最频繁的活动

小时候最开心的事——就是过年

当然如果当年的期末考考不好年也过得不好

幸亏我的小学阶段还算优秀

所以除夕夜吃完晚饭能开开心心的跟小伙伴们放烟花

这段时光至今回味起来都是甜甜的

后来我们搬家了离开了我爸单位宿舍

我们有了属于自己的房子

新年的味道就变得有点辣了

年关的家里弥漫着剑弩拔张的气氛

父母的关系紧张

我说话的声音永远都是不耐烦的高声调

也不明白为什么平常不能搞卫生

为什么一定要在年底搞大扫除

积攒了一年的灰尘要在年关清理真的很累

以前很难理解为什么很多阿姨喜欢说我要搞卫生

现在感觉更多的是一种对朋友邀约的婉拒了

再后来年味变的淡了

随着两个舅舅和小姨的出国

年终的家庭团圆饭变成了只有我家和外婆家了

又随着外婆的出国,我去婆家过年

今年的除夕估计又是家里两个老人独自过年

感觉团圆饭已经不叫团圆饭了其实就是吃吃饭

现在对春节充满了一种恐惧

也许因为用钱的地方多了

也许是因为思想观念的转变了

我现在时常对朋友说年轻就应该多赚钱

所以我今年的目标就是多赚钱

到了这个时候各种伸手要钱的地方就变得越来越理所当然了

新年新气象,穿新衣戴新帽

添置两身新衣裳

虽说平常都在买,但是这个时候显得特别的重要

从里到外都要穿身新

平常也很少给父母交的生活费

年终了要给个大红包

还有小孩的压岁钱

还有好多要钱的地方

我现在想的最多可能就是钱了

时常在想,如果自己不趁着现在年轻还能跌了爬起来的时候去拼一把怕是再过一两年就没机会了

以前我们总骗大人没钱想着法子要钱

现在我们总骗爸妈我们有钱想着法子不要钱了